员工文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企业文化 > 员工文苑 >

红尘世界里的千年诉说

来源: 时间:2019-11-06 14:10:17 点击:
       突遇寒潮的深秋时分,临时起意喊上二三好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都说天水景致似江南,坐在高铁上,伙伴们瞎聊,大家幻想着在麦积山下会有一间古朴、简约的民居,在初雪的暖阳中升起温婉须臾的炊烟。“吱抝”的一声,门开了,恬淡的老人笑盈盈的邀我们进屋暖暖红扑扑的脸蛋、品品熬尽千年烟尘的温茶。
寺之城南郭
       屋门紧闭,窗户明透,流岚氤氲,恍如一个前世的梦。我的脚步轻盈而灵动,踩在沉睡的面庞上,那无限无界的白色妆容被我一串串淘气的脚印所打破。静谧的山中只有我踩破雪花的喃喃碎语与我相伴。静,原来如此摄人心魄。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用这二语形容此时的南郭寺再恰当不过了。渐步徐行,一路风光无限。迈进那座古朴、庄重的大门,仿佛走进了前世的诉说。雪,满山的雪,远远瞅见“天水成纪博物馆”的牌坊。成纪者,古语天水也。历史的舞曲悠悠的耍起了“六幺”之魂。继续探寻前世的记忆,那蜿蜒不曲的山路伸向前世的远方。山顶,一座座、一落落的青瓦红墙。寺门前的那颗擎天大树确然是蔚为壮观,盘枝虬错的壮阔源于地心、直指苍穹。寺内安详而宁静,古老的院落散发出的阵阵暖意。后院,一片豁然开朗的明媚,春秋古柏,怎一派焉然的气蕴?院落里时不时有竹子冒出头来,“沙沙”的竹曲沁人心脾。紫竹、金竹、斑竹、湘竹,却不知哭斑竹子的湘夫人何在?终于,我找到了“成纪美景似江南”的佐证:在这萧肃的深秋若不是江南,岂会有这一簇簇、一群群的竹林群舞?竹林深处,江南美景,不错的。
       杜少陵祠、北流泉、二妙轩碑廊、杜甫像,斑驳错落。在这不知几进几出的院子里,不断寻访、不断探觅,每每却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触景。寺外白雪皑皑,寺内竹笙摇曳,一个门槛的距离,两个世界的记忆。寺外雪地上寂寞的隋塔遗迹像是被时光遗弃的孩子,孤独的矗立着,纯洁的地毯细柔的诉说着百年的孤寂。历史,注定是寂寞的,而唯有寂寞,开启了历史行者的心门。
伏羲庙,小人的诉念
       一群孩子在嬉耍,路边的小贩叫卖着热乎的红薯、黄澄澄的鸭梨;咬着红薯,呼出的热气转瞬成为白刷刷的薄雾随风而逝。一条悠长的路,慢慢的走。
       径直走进伏羲庙,这个多少华人血脉心声暗系的地方。年年在此举行的祭天寻祖牵动着每个中华儿女内心深处那条恋家的脉络。庙内有隋石棺、钟、鼓、伏羲像等,有意思的是钟和鼓分别位于中轴线对称的两个位置上,据说清晨时照进伏羲庙的第一缕阳光是落在鼎钟之上,而黄昏时落日也只对那面鼓情有独钟。晨钟暮鼓,不错的。游览过伏羲庙内所有的风景,和一般庙宇并无异处,但有个故事却是不能不讲,待我娓娓道来。
       那是一群人,一群钉在树上的人,一群钉在树上的纸人,一群被香烧过钉在树上的纸人,一群被香烧过钉在太昊宫前这颗树上的纸人。初见端容,心中一惊,疑问连连。讲解告诉我,这些钉在树上的纸人其实是承载了满满的关爱与温馨的。一直以来,伏羲庙都有这样的说法:当你的亲人、朋友、或是自己身感微恙的时候,若满心虔诚的剪一个纸人钉在太昊宫门前的这棵树上,并用寺内的香火去点生病的部位直至那里出现一个洞,那么,生病的人便会在伏羲的庇护下重获安康。不管这个说法是否灵验,人们心中那乞获安康的愿望总是那么真挚温婉的。
       打从跨进那个刻着“伏羲庙”的牌坊后。这,便是伏羲老人的地盘了。两边全是旧时的屋子,却都已商用了,皆为古董铺子。在肃寒的季节里裹着厚实的帘子,颇为曼妙,在那厚重的帘子后面只怕是洞天别现吧,温一壶月光下酒的温存未尝不在。无论那里的文物是真是假,这份闲情逸致总是令人念着的。尔于小巷尾,吾在巷中游,游近千年不见君,共饮藉河水。路中央的一座座小红屋子俏皮的挤眉弄眼,走近瞻望,两米见方的小屋,不外乎兜售着挂饰之类的纪念品;有个老人引起了我的兴趣,他不似旁人那般揽客,甚至当我走上前时对我视若空气,只是在练字,苍劲的毛笔饱蘸墨汁。同伴说天水是个懒散的城市;懒散,何尝不好呢,或许正是懒散的闲情逸致造就了这份鱼鸟不惊的从容吧。缓步渐趋,不多的游人,正合我意,自私的安享这片淡然的宁静。伏羲广场宽阔而苍寂,几个偌大的鼎支起了伏羲老人的宁静。
流岚佳境
       “看景不如听景美”,同伴是这样告诉我的。秋日的麦积山冷清而肃静,游人罕至。不久前突然的降温,麦积山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路边山坳里的树树、山山,一切的一切全然包裹在一袭蒙蒙白的裘袍里。不知名的鸟儿“啾啾”的练着小嗓子。安静、真的好安静,除了身后那位不请自来的导游造出的聒噪之音外,一切都那么静。
渐步徐行,栈道交错横叠,雪花压顶悠鸣。这是一座独立的山,不似旁处的山那样重峦叠翠。山顶若隐若现的透着点葱绿,和那薄薄的雪花交相辉应,煞是好看。喜欢雪,喜欢洁白的雪;钟爱静、钟爱久久的静,山脚下的财神庙不时撩起阵阵腾雾,信男善女在此顶礼膜拜。庙旁边的山体上有个手掌般宽窄的长缝,里面竖着许多纸币,小则一毛,大到十块,都是献礼财神老爷的拳拳之心。
       即将入冬的时节,脚下一层薄薄的雪花。上山的路被莹润的白色所覆盖,山上雾气四溢,恍惚误闯仙境,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仙人因迷恋这里绝美的风景决定在此定居;从此,就有了仙人崖的传说。
       这是个很俗的故事,但也是个很美的传说。不辩你我的积雪与苍松出落成一幅澄静的美。爱极了那木制的小道,零落的散布在南崖边上,健步行走在其中,内心欢喜满溢。褐色的沙砾岩袒露着柔美的身躯,风儿拭去了崖上的落埃,露出这动人心魄的美丽。东崖下,深秋朦胧的薄雾里满布着北魏时期的古屋,说不清是庙还是宇。山边远眺,仙云缭绕、仙风旖旎,仙人湖早已化为仙女们瞻容涂颜的玉镜,待歌者浅浅吟唱。
这座城市,内敛而灿烂;如一位慈眉的女人,经历史粉扑的涂抹,越发细腻动人;她因岁月的积淀彰显出成熟女人的魅力,总在举手投足间挥洒出悠然雍容的姿态;她古朴而平凡的门庭,散落着守望千年的百姓,话家常、耍游戏,享受着深秋时分的暖暖时光,岁月与她,就在这微凉的寒意中互诉衷肠。 (唐丽荣)

上一篇:秋的变迁 下一篇:追 梦
xxfseo.com